清康熙24年 諸羅知縣季麒光邀集沈光文等14人「爰訂同心,結為詩社」,成立台灣第一個漢語文言詩人結社「福台閒咏」,後改稱「東吟社」。清道光3年 鄭用錫參加殿試,會試41名,殿試三甲第109名,為台灣籍人士中進士之始,人稱「開台進士」,著有《北郭園詩鈔》。日大正9年  新民會創辦《台灣青年》,陳炘發表〈文學與職務〉於創刊號,掀起新文學運動。民國39年 「中國文藝協會」成立,為戰後初期最大的文藝團體。當時文壇活躍的作家及藝術家,皆參加此協會。民國53年 吳濁流獨創辦《台灣文藝》文學雜誌,為戰後台灣文學發展的重要園地,作家涵蓋日治時期跨越至戰後的作家。民國66年 余光中在聯合報副刊發表〈狼來了〉,開始了戰後第一次的「鄉土文學論戰」,後由參與論戰的尉天驄於編纂出版《鄉土文學討論集》。民國76年 台灣第一部文學史著作,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出版。
小事典書訊 小事典 小事典索引 歷史對照年表
台灣文學小事典
明遺臣文人,王忠孝、徐孚遠、陳永華、李茂春、盧若騰、沈佺期等流寓文人,隨鄭氏軍來臺,創作流寓文學。盧若騰因病滯留澎湖。
王忠孝  (1593~1666),字長孺,號愧兩,明福建惠安人。1628年進士,擔任戶部主事,由於個性耿介,崇禎時,曾兩度遭人構陷、入獄長達28個月。明亡後,投福王,及廈、金失守,乃應鄭氏之邀,與友人辜朝薦一起經澎湖來到臺灣,受到鄭氏禮遇,與朱術桂、沈光文、徐孚遠等流寓文人時相過從,病逝臺灣,生平詩作收入《惠安王忠孝公全集》,有詩作百餘首傳世,內容主要是記述明清政權交替之際的時代動亂,是典型的流寓文人作品。居住臺灣的時間不長,接觸臺灣的生活面想必也不廣,加上明代遺臣是被亡國情緒和鄉愁、國仇緊緊包裹的文人,和臺灣相關的詩題既不多,即使和臺灣相關的詩題,也都是以詩人自己為中心、為重點的個人感思,既不寫外界,與外界也少有互動。他的〈東行〉、〈東寧中秋有感〉、〈居東首春遙祝聖躬〉、〈東郊行〉、〈東方首春有懷〉等詩,都在臺灣寫,寫的卻是自己。
徐孚遠  (1599~1665),字闇公,號復齋,明江蘇華亭人。明末,與陳子龍等人組「幾社」。明亡,從魯監國至廈門,後由鄭成功迎至廈門,受鄭氏倚重。可能是鄭成功來臺時隨之來臺,但滯留一段時間後又離臺,晚年行蹤無法確考。也有人懷疑他並不曾來過臺灣,他的臺灣行迹,是根據〈東行阻風〉、〈書懷〉、〈將耕東方感念維斗臥子愴然有作〉、〈陪寧靖集王愧兩齋中〉、〈東寧詠〉、〈鋤菜〉、〈海居〉等詩,推定其中「島居一紀」、「荷鋤東海」等語可能指的是臺灣經驗。徐孚遠是明末流亡海島的文人中,最負盛名者,其詩集《釣璜堂存稿》20卷,收錄各體詩2700餘首。陳乃乾、陳洙合編有〈徐闇公先生年譜〉。和王愧兩等遺老在一起時,難免彼此打氣、不要頹行喪志──「劍落淵潭氣自存」、「還其珍重在中原」,但述志詩卻一再表達歸農、歸隱之意──「荷鋤帶笠安愚分,草木餘生任所便」、「千載避秦真此地,問君何必武陵回」。
陳永華  (1593~1668),字後甫,明福建同安人,王忠孝推薦給鄭成功,與談時事,喻為今之臥龍,授以參軍,待以賓禮。鄭經嗣位返臺,東寧政事,委他全權處理,建聖廟、立社學,都是他倡議推動的要政。鄭經西征時,他留守主持臺政。1680年,鄭經退回臺灣之後,隨軍西征的馮錫範、劉國軒等人得勢,陳永華被排擠,被迫辭職,不久即病逝。連橫說,陳永華奠定了儒學教育的基礎,而「臺灣文學始日進」。〈夢蝶處記〉是他為友人李茂春住處落成所寫的一篇記敘文,文曰:「吾友正青善寐,而喜莊氏書。晚年能自解脫,擇地於州治之東,伐茅闢圃,臨流而坐;日與二、三小童植蔬種竹,滋藥弄卉,卜築其中,……其胸懷瀟灑無物也。無物則無不物,故雖郊邑煙火之比鄰,遊女樵夫之所闐咽,而翛然自遠。竹籬茅舍在世外,閒華野草時共枕席,則君真栩栩然蝶矣,……」於艷羨友人得解脫之言外,不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感慨。
流寓文學  1644年,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最後一個皇帝崇禎自縊,明亡。後有朱由崧、朱聿鍵、朱由榔等人自立於南京、福州、廣州等地,為福王、唐王、桂王,史稱南明三王。南明時,有明遺臣志士繼續抗清,但在鄭成攻擊退荷蘭、進佔臺灣和鄭經金、廈失守,盡棄沿海諸島之後,大都隨鄭氏移居臺灣。這些17世紀中葉流亡來臺的明遺臣,是第一批將漢語文言文學引進臺灣的文人,他們的特殊身分和處境,創造了結合遺民、流亡、鄉愁等特殊質素的文學,被稱為流寓文學。「流寓」一詞,首見於沈光文〈流寓考〉。〈流寓考〉是沈氏已失傳的著作,題名見於連橫《臺灣通史》〈沈光文傳〉。自清治已降,各府志、縣志之人物志常見「寓賢」、「流寓」、「僑寓」,都指的是明亡之後,自行或追隨鄭氏流亡暫寓臺灣的明遺臣、儒士。例外的是,有把藍鼎元、俞荔也視為「僑寓」者。連橫《臺灣通史》〈流寓列傳〉則以郁永河、陳夢林、洪壽春、蔡推慶、查元鼎、呂世宜、林豪、梁成枏等入清之後,來臺仕宦、暫居、佐幕之士為流寓。於「流寓」之解讀與眾不同。明亡之後,先後流亡來臺寓居的遺民文人有:沈光文、朱術桂、盧若騰、王忠孝、辜朝薦、沈佺期、李茂春、徐孚遠、張煌言、陳永華等,鄭成功、鄭經父子亦有詩作傳世。流寓文人在臺居停的時間長短不一,留下的作品量亦十分懸殊。沈光文、盧若騰、王忠孝、徐孚遠都有詩文集傳世,但內容不一定和臺灣有關,朱術桂僅見〈絕命詞〉及另1闕題詩,近世新出土的鄭經《東壁樓集》收入詩作479首,為流寓文人作品量之冠。
流寓文人,大都自覺不幸亡國、流寓臺灣荒陬海島,心繫故國山河,有無盡的鄉愁和滿懷的亡國、離鄉的苦悶和憤懣,無心欣賞臺灣的風光、美景,更關心不到臺灣的民情風俗。流寓文學可以等同遺民文學、鄉愁文學、流亡文學。
4月,皇民奉公會文化部改組為「臺灣文學奉公會」,同時解散「臺灣文藝家協會」。
臺灣文學奉公會 文藝機構。成立於1943年4月29日,臺北市。會長由皇民奉公會事務總長山本真平兼任,理事長林貞六(林呈祿,原皇民奉公會文化部部長),常務理事矢野峰人,九名理事包括有島田謹二、西川滿、松居桃樓、張文環等人,濱田隼雄為幹事長,龍瑛宗、長崎浩為幹事。自1944年5月1日起發行機關誌《臺灣文藝》月刊,至1945年1月5日止,總共發行8期,由長崎浩擔任主編。「臺灣文學奉公會」之前身為「皇民奉公會」下設之「文化部」。成立於1941年4月19日的「皇民奉公會」,以統籌殖民地各類資源、推動皇民化運動為宗旨。因應戰爭時局的變化,統合殖民地文藝組織成為「皇民奉公會」的積極推動文藝政策。「臺灣文學奉公會」的成立則是此一文藝政策的實踐。因此,除了《文藝臺灣》、《臺灣文學》、「興南新聞」等新文學者參與之外,其他包括俳句、和歌、民俗等領域的文學者亦皆成為會員。稍早於「臺灣文學奉公會」之成立,「日本文學報國會臺灣支部」亦於1943年4月10日設立。其組織母體為1942年5月26日成立之「日本文學報國會」,隨後即在各殖民地設立支部。「臺灣支部」之成員幾乎與「臺灣文學奉公會」重疊。一般認為,兩個組織的差異僅在於「臺灣支部」負責對外文藝事務,「臺灣文學奉公會」負責對殖民地內部的文藝動員、奉公活動。同時成立的兩個文藝組織,主要的活動有三項:一、推派楊雲萍、周金波、齋藤勇、長崎浩4人參與1943年8月25日起於東京召開的 「第二回大東亞文學者大會」;二、於1943年11月13日在臺北市召開「臺灣文學決戰會議」;三、總督府情報課透過此一組織,於1944年6月起相繼指派西川滿、濱田隼雄、陳火泉、龍瑛宗、楊逵、呂赫若等13名作家分赴各地體驗戰時生活,隨後並將個人完成之作品予以發表,如《決戰臺灣小說集》乾坤兩冊。
12月2007年《台灣文學年鑑》出版。
台灣文學年鑑  文學年鑑。「年鑑」不同於辭典、百科全書、書目等工具書,在於「即時性」,必須有系統地匯集、整理,具體記錄、反映每一年度的文學概況,包括:文學創作、研究、各類文學活動的重要人、事、物、時、地等的介紹,俾能使該年度的文學概況,清晰地展現。
從1996年始至今,《台灣文學年鑑》的編輯工作,約分為四個發展階段:第一階段:文建會委託文訊雜誌社,由李瑞騰總策畫、封德屏總編輯,完成從1996-1999年的《台灣文學年鑑》的編輯工作。第二階段:2001年下半年,文建會重新委外招標,由前瞻公司承接《2000台灣文學年鑑》編輯工作,由杜十三總策畫,白靈、須文蔚、林德俊等人主編,由於,缺乏經驗、時間倉促,而影響編輯品質。第三階段:文建會委託靜宜大學編輯,由鄭邦鎮、彭瑞金分別擔任總策畫、總編輯,結合中文系、臺文系的資源,並集結中部各大學的研究生,共同完成2001~2004年的《台灣文學年鑑》。第四階段:臺灣文學館為國家級的文學單位,長期委外編輯,無法累積史料與文獻,故自2006年始則由文學館的研究人員進行編輯的工作,同年10月,出版《2005年文學年鑑》為第一本官方編輯的文學年鑑。
大體上文學年鑑包含:1、綜述:就上一年度的文學創作、出版、研究等,作一綜合性的陳述;2、記事:以條目方式,按照時間順序以事編年,呈現該年度的文學事件、活動、出版、研討、比賽等事項;3人物:主要報導該年度活躍、傑出的文學人物,並追弔辭世的作家;4作品與出版:整理該年度報刊、雜誌的作品,或已出版的文學書籍;5、名錄:主要為文學團體、學術會議、文學獎、出版社等的介紹、整理;6、索引:提供查閱者檢索時,方便查閲。
發問 回答
小事典搜尋
小事典熱門關鍵字
儒學 季麒光 小事典 文學@台灣 施琅 東吟社 林道乾 沈光文 流寓文學 熱蘭遮城日誌 盧若騰 臺灣府志 蘋果記 鄭成功 閩海贈言
123圖片選播
pba
當日瀏覽人次:8
瀏覽人次:127,442
最近更新日期:2020-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