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康熙24年 諸羅知縣季麒光邀集沈光文等14人「爰訂同心,結為詩社」,成立台灣第一個漢語文言詩人結社「福台閒咏」,後改稱「東吟社」。清道光3年 鄭用錫參加殿試,會試41名,殿試三甲第109名,為台灣籍人士中進士之始,人稱「開台進士」,著有《北郭園詩鈔》。日大正9年  新民會創辦《台灣青年》,陳炘發表〈文學與職務〉於創刊號,掀起新文學運動。民國39年 「中國文藝協會」成立,為戰後初期最大的文藝團體。當時文壇活躍的作家及藝術家,皆參加此協會。民國53年 吳濁流獨創辦《台灣文藝》文學雜誌,為戰後台灣文學發展的重要園地,作家涵蓋日治時期跨越至戰後的作家。民國66年 余光中在聯合報副刊發表〈狼來了〉,開始了戰後第一次的「鄉土文學論戰」,後由參與論戰的尉天驄於編纂出版《鄉土文學討論集》。民國76年 台灣第一部文學史著作,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出版。
小事典書訊 小事典 小事典索引 歷史對照年表
台灣文學小事典
魯鼎梅來臺任臺灣縣知縣,任內將崇文書院遷至海東書院舊址,主持《重修臺灣縣志》。
魯鼎梅  (生卒年不詳),字調元,號爕堂,清江西新城人,1742年進士,1749~1752年,任臺灣縣知縣,1751年及1752年,兩度「護理」臺灣府海防捕盜同知。原縣署在東安坊,魯氏就任之後,以「創制規模甚為湫隘。第從前各令尚得安然無事,迨乾隆元、二年間,縣署之右建城守營,縣治之前建鎮標右營,操演之聲逼迫不寧。宰斯邑者,非遽歿於任所,即病劇而去官。經十有餘載,實授縣令七人,無一秩滿者。群指此署為不祥矣。雖風水之說,不可盡信;但既歷有凶徵,難免視為畏途。且印官屢易,地方政務日以廢弛,……」知府方邦基准其遷建於鎮北坊。魯氏任期雖長達3年,卻是「被參革職」。遷建縣署之後,將舊署改建為海東書院,延聘王必昌等人《重修臺灣縣志》,是其任內重要政績。
重修臺灣縣志  縣志創修於1720年。1749年,由福建德化知縣調任臺灣知縣的魯鼎梅,鑑於舊志已逾30年未曾重修,乃於1752年2月正式設志局修志,延請曾在德化縣任內共同纂修《德化縣志》之王必昌擔任總輯,由府學教授、府學訓導任總理,舉人陳輝、廩生方達聖、生員盧九圍任編纂。同年7月成書刊行。志分:疆域、山水、建志、賦役、學校、祠宇、禮儀、武衛、職官、選舉、人物、風土、藝文、雜記14志、15卷(藝文2卷),67目。〈藝文志〉僅列著述、書序(含跋)21、賦9、詩61等4目。最特別的是,著述是書目,將過去成集書目列舉,凡21家,書38種。有一段「序」交待其編輯理念:「臺固海外也,游於斯、宦於斯、與籍於斯,名流星聚,椽管花生,恍得江山之助焉。其辭關邑事暨地與人者,業分附於各志;更為詳考撰述諸家,標厥卷目,載其弁言,庶便稽求,用資博雅。若賦、若詩,並表而登之。擷瀛壖之文藻,徵海宇之昌明,非敢忘擬蕭樓,有所棄取之。」《重修臺灣縣志》〈藝文志〉,提出了有別於過去藝文志是歷代舊時文選的觀念,認為〈藝文志〉的目標,應是蒐集書目、序、跋文、弁言之保存。此外,〈人物志〉列有「文學」,錄有王喜、吳王弼、陳逸、馬廷對、鄭萼達、金繼美、李欽文、張士箱、陳邦傑、張從政等10人的小傳,也是方志創舉。
7月,黃得時發表〈臺灣文學史序說〉系列文章於《臺灣文學》。
臺灣文學史序說  評論。作者黃得時。發表於1943年7月31日,《臺灣文學》第3卷第3號。〈臺灣文學史序說〉為黃得時一系列討論臺灣文學歷史的成果之一。系列文章另包括1941年的〈臺灣文壇建設論〉、1942年的〈輓近の臺灣文學運動史〉,與稍晚的〈臺灣文學史〉第二篇、第三篇。初步建構起臺灣文學從古典時期到四○年代初期新文學運動的歷史輪廓。在〈臺灣文學史序說〉中,黃得時首先討論了「臺灣文學」的範疇,並進一步將臺灣文學歷史劃分為6個階段,再分別予以介紹重要的作家作品與創作特徵。在著名的臺灣文學範疇界定上,黃得時提出了五種可能,分別是:一、「作者為出身臺灣,他的文學活動(在此說的是作品的發表以及其影響力,以下雷同)在臺灣做的情形」;二、「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但在臺灣久居,他的文學活動也在臺灣做的情形」;三、「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只有一定期間,在臺灣做文學活動,此後,再度離開臺灣的情形」;四、「作者雖然出身於臺灣,但他的文學活動在臺灣之外的地方做的情形」;五、「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而且從沒有到過臺灣,只是寫了有關臺灣的作品,在臺灣之外的地方做了文學活動的情形。」基於移民社會的多元化型態,黃得時雖認為應以前兩個作為臺灣文學的主要構成,但仍未完全排除其他三種可能性。其次,6個歷史階段則主以政治變遷為劃分,將之區隔為鄭氏、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改隸以後。除了古典時期的部分以外,在整個「改隸以後」亦即日治時期以降的歷史階段中,黃得時直接針對島田謹二及其1941年間發表的〈臺灣の文學的過現未〉所主張之「外地文學」論點,視之為「見解狹窄」。
相較於島田謹二之以整個日本帝國為歷史視野,黃得時的文學歷史則上溯到明鄭時期。至於日治以降的文學歷史階段,針對島田將重點放在日人系統上,黃得時則分別論及森鷗外、森槐南、山衣洲、鈴木豹軒,以及許南英、連雅堂、林癡仙、林幼春、林景仁等人。進一步落實其文中所論觀點:「我們至少要撰寫臺灣文學史的話,若那文學活動在臺灣進行,那麼不管是原住民或本國人,我們相信應相等的列入文學史的範圍內這樣才是正當的。」概括而言,黃得時與島田謹二所分別架構的臺灣文學歷史,明確的歧異之處包括有,日治初期以降在臺日人俳句、短歌的重視度,文學觀念的現實與浪漫傾向,皇民化議題的迎合度,以及關鍵性的文學歷史淵源的架構。
4月,韓韓、馬以工合著《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引起台灣對自然生態的重視。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散文。作者韓韓、馬以功著,臺北九歌出版社出版,1983年。最早曾在「聯合副刊」連載,曾引起廣大的迴響。這是第一本關懷我們自己生活環境的書,與我們息息相關;而作者優美細緻之文筆,深入淺出,是八○年代初臺灣環保文學的先聲。作者實際走訪、觀察臺灣各地環境,大力宣揚環保理念,希望藉此避免大地的反撲。之後,《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也啟發了臺灣對「環保議題」、「自然書寫」的重視。書中所鼓吹的,可以說是整體的宇宙觀,不斷提出的思考是,「野蠻和文明的分別,就是野蠻人自然而然就相信整體的宇宙觀,文明人卻必須接受兩次大戰的教訓,生活在核子毀滅的陰影下,才能重新尋回這片心靈的樂園」,喚醒人們對生態、環境的保護。
發問 回答
小事典搜尋
小事典熱門關鍵字
儒學 季麒光 小事典 文學@台灣 施琅 東吟社 林道乾 沈光文 流寓文學 熱蘭遮城日誌 盧若騰 臺灣府志 蘋果記 鄭成功 閩海贈言
123圖片選播
pba
當日瀏覽人次:18
瀏覽人次:132,510
最近更新日期:2020-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