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周昌任分巡臺灣道,撰〈詳請開科考試文〉。
詳請開科考試文  周昌撰。周昌(生卒年不詳),清盛京遼陽人,漢軍鑲藍旗,1673年進士。1684~1686年,為首任福建分巡臺灣廈門兵備道。本文是其任內建請在臺灣開科舉考試拔取人才的建議書,收入劉良璧《重修福建臺灣府志》〈藝文‧文移〉,文長約2700字。寫作的時間約在1686年。這是一份為新闢地方提「資治之先」的公文,為了交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公文有不少細說從頭、說明過去幾次建議及巡撫答覆的情形,因此有不少重覆的內容。詳請的內容並不複雜,主要是強調臺灣既入版圖,不能不設學校、正風俗。歷次公文往還,建議之教授、學生員額不一,本次之具體「詳請」是:「臺灣府學,應設教授一員、訓導一員,臺、鳳、諸三縣學各應設教諭一員、訓導一員。臺灣府學應照各省府學事例,取進文武童生各二十名;臺灣縣學,應照大學學例,取進文武童生各十五名;鳳諸兩縣學應照中學例,取進文武童生各十二名。歲、科兩試,幫補廩、增;其廩膳生員,照依各府縣定例,挨次出貢。……至於學宮,偽遺只有文廟一座,前後三進、兩廡矮屋數間,今已改為府庠;泮池、明倫堂、啟聖殿、衙齋俱缺。……臺、鳳、諸三縣原無學宮,各縣令化民念切,到任之後,皆草創茅茨,聊供聖賢牌位,春秋釋奠……」本文詳細提供各府縣學實際的情形及需求員額之外,也就考試制度「廩生按年出貢,三歲大比,一例科舉。但兩隔海洋,學憲兩考斷不能飛舫涉險;請就臺廈道憲兼行試事。」本文顯示清國官員入臺4年,教化施設並未上軌道,起初的理由是「臺灣錢糧無徵,係因人民凋殘,……初閥之區,勤求生聚,衣食足而後禮讓崇;俟賦稅定議……」作者據理力爭的是「此地既經定有賦稅之額,即當徐議教訓之方……」。突顯清國將臺灣納入版圖之初,文教相當消極。
6月,「聖烽演劇會」於臺北公演簡國賢劇本〈壁〉。
  獨幕劇。作者簡國賢。由宋非我、張文環、王井泉等人籌設之「聖烽演劇研究會」,自1946年6月9日至13日,於臺北市中山堂公演,導演宋非我。〈壁〉為戰後初期重要的社會寫實劇。演出舞台以牆壁格成兩方,一為失業工人的家庭,一為囤積商人的生活,當一方因貧病、飢餓而深受折磨之際,另一方卻在舉行舞會、大肆慶祝財源廣進。作品鮮活捕捉了1946年間逐漸加遽的惡性通貨膨脹,及其帶給廣大臺灣人民的苦難。尤以劇終之前,嘶聲吶喊而出的一句「壁」(閩語發音),最為震撼人心,既呈現了人心的絕望,也隱喻著兩種世界、兩種生活方式的徹底隔絕。
簡國賢(1917~1954),桃園縣人,於開南商校畢業後,曾赴日本留學、攻讀哲學系。戰後,參與張文環等人的「聖烽演劇研究會」。1947年間加入「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後因案被捕、判處槍決。
10月,「國立臺灣文學館」正式設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  1990年11月,全臺灣地區的首次文化會議召開後,1991年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終於提出設立「現代文學資料館計畫」,經行政院通過。由於財力不足,1994年調整政策,將「現代文學資料館」併入「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計畫」,設「文學史料組」,後經各界關切臺灣文學發展人士奔走,多次協商、溝通,1997年8月,行政院成立「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負責籌備「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及「臺灣文學館」。1998年行政院通過獨立設置。2003年定名為「國家臺灣文學館」,於10月17日臺灣文化協會成立紀念日舉行揭幕儀式。並將「國家臺灣文學館設置條例」草案送請立法院審議,在未完成立法程序前,先以「國家臺灣文學館籌備處」組織形態營運,復因上開行政法人「國家臺灣文學館設置條例」草案,屢遭部分立法委員質疑該館採用行政法人制度,且認為行政法人法草案未完成立法,不宜先行通過國家臺灣文學館行政法人化之法制化作業,爰於2007年8月15日改以中央四級機構設置,更名為「國立臺灣文學館」。館舍是一座擁有百年歷史的一級國定古蹟,前身為日治時期臺南州廳,1997年開始進行修復整建工程,至2003年修築成為地上二層、地下三層之建築,為南部的文學發展帶來新的氣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