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淡水同知陳培桂於竹塹明志書院開局採訪,纂修《淡水廳志》。
淡水廳志 淡水建廳始於1723年,歷近150年,廳志尚未成書,前有1834年,鄭用錫纂修之《淡水廳志稿》2卷,未刊,稱「鄭稿」。1867年,淡水同知嚴金清聘林豪依鄭稿續修,成14卷,亦未刊,稱「嚴稿」。1869年,清廣東高要人陳培桂(字香根)就任淡水同知,翌年於明志書院設局採訪,聘楊浚為總纂,吳子光等為採訪,以嚴稿為藍本,參酌鄭稿,歷時10月完成廳志16卷,1871年刊行。林豪以為闕誤不少,作〈淡水廳志訂謬〉。卷2至卷7為封域、建置、賦役、學校、典禮、武備6志,卷1圖、卷8職官表、選舉表,卷9、卷10列傳,卷11風俗考、卷12物產考、卷13古蹟考、卷14祥異考、卷15文徵、卷16志餘,皆不稱志。
「文徵」即文選。〈凡例〉:「史家志藝文,皆紀著述書目而已;若載文章,是選文,非志也。淡廳人文初啟,著述難立專志;舊稿所載之文,亦資考證,未可以不合志例而廢之。……列為文徵。」文徵分上、下;上輯有:檄、紀、疏、記、紀略、禁約、論、書、議等27篇文,下輯有:詩34家55首,列有藝文目錄,是和他志藝文志最不相同的地方。
10月,蔣渭水、林獻堂等人於臺北成立「臺灣文化協會」。
臺灣文化協會  1921年10月17日,成立於臺北市。1927年1月2日、3日於臺中市相繼舉行之臨時理事會、臨時總會,因組織方向討論之歧異而正式分裂,自此又稱「新文協」。成立大會假臺北市靜修女子學校召開。由蔣渭水、林獻堂等人主導,成立之初,計有會員1032人,涵蓋島內各界菁英,如林幼春、蔡培火、王敏川、陳逢源、蔡式榖、蔡惠如、楊肇嘉、連溫卿、賴和、黃呈聰、林茂生、謝春木、陳滿盈、莊垂勝、石錫勳等人。成員身分則包括有大地主、醫師、律師、教授、記者、書記等。「臺灣文化協會」以謀求臺灣文化的建立、民族運動的啟蒙為根本宗旨。在〈臺灣文化協會趣意書〉(成立宣言)當中,即明白表示:「組織臺灣文化協會,謀臺灣文化之向上」。而成立當天通過的〈臺灣文化協會章程〉亦於第二條中再次重申「本會以助長臺灣文化之發達為目的」。根據葉榮鐘的研究整理,「臺灣文化協會」自成立至1927年分裂為止,主要展開之活動計有八項,包括如「會報發刊」、「設置讀報社」、「講習會」、「夏季學校」、「文化講演會」等,皆與文化啟蒙相關。譬如「會報」,自1921年11月28日起共計發行7次,其中第三號、第四號曾分別改名為《文化叢書》與《臺灣之文化》。再如「文化講演會」,密集於1923到1927年間舉辦,尤以1925年將近三百餘場次為高峰,演講者包括有王敏川、謝春木、蔡培火、陳逢源等多人,講題亦涵蓋臺灣議會設置、臺灣社會文化現況與展望等面向。由於反殖民運動的進展與複雜化,1927年初接連舉行的臨時理事會、臨時總會所議決通過之全新組織綱領,使得蔣渭水、蔡培火等人稍後相繼退出,從而造成了「臺灣文化協會」的正式分裂。支持社會主義路線的連溫卿,在年輕成員的支持下,獲得了實際的領導權,並將文化協會的綱領條款修正為「以普及大眾文化為主旨」,因而日益左傾,採取激烈的反抗手段。到了1929年11月3日舉行第三次會員大會之際,連溫卿遭到除名,文化協會領導權轉由「上大派」(上海大學留學生為核心)的王敏川獲得,實際上已經成為臺灣共產黨的外圍組織。最後,儘管在1931年1月5日舉行了第四次大會,更加強調運動性格,企圖將文化協會改組為市民鬥爭的組織。但核心幹部接連遭到檢舉逮捕,部分指導文化協會的臺共黨員也相繼避禍遠渡中國,「臺灣文化協會」實已近於停止活動。
4月,韓韓、馬以工合著《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引起台灣對自然生態的重視。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散文。作者韓韓、馬以功著,臺北九歌出版社出版,1983年。最早曾在「聯合副刊」連載,曾引起廣大的迴響。這是第一本關懷我們自己生活環境的書,與我們息息相關;而作者優美細緻之文筆,深入淺出,是八○年代初臺灣環保文學的先聲。作者實際走訪、觀察臺灣各地環境,大力宣揚環保理念,希望藉此避免大地的反撲。之後,《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也啟發了臺灣對「環保議題」、「自然書寫」的重視。書中所鼓吹的,可以說是整體的宇宙觀,不斷提出的思考是,「野蠻和文明的分別,就是野蠻人自然而然就相信整體的宇宙觀,文明人卻必須接受兩次大戰的教訓,生活在核子毀滅的陰影下,才能重新尋回這片心靈的樂園」,喚醒人們對生態、環境的保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