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連橫、趙雲石、胡南溟、謝籟軒等創南社於臺南。
連橫 (1878~1936),即連雅堂,出生於臺南寧南坊馬兵營,18歲西渡避割臺之禍,不久返臺。歷任臺閩日報、臺南新報、臺灣新聞等報漢文編輯。1918年,完成《臺灣通史》著述,曾與友人組浪吟詩社,參與發起創立南社,也加入櫟社。日治時代,遊歷中國各地。1924年,創辦《臺灣詩薈》。著作相當可觀,1992年,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出版有《連雅堂先生全集》,凡13種15冊,和文學相關的重要著作有:《雅堂文集》、《劍花室詩集、《臺灣詩乘》、《臺灣語典》等。
《臺灣詩乘》是通史之外,另一鉅著,作者藉詩論,敘述臺灣漢語文言詩之發展軌跡。易言之,詩乘是以挑選各家詩作,綴成一部臺灣詩史的方式,一方面保存詩作,又同時完成詩史之連綴。而且這些詩的揀選,都是以臺灣地理、歷史、人物、風土、民情為主題者,詩人數多達253家。分為6卷,自鄭氏入臺迄清日甲午之戰,二百餘年間,與臺灣有關之作者、作品,都在蒐集論評之列,允為最重要之文學文獻之一。
南社 1906年3月,臺南地區詩人為主所創立的漢語文言詩社,與臺北瀛社、中部櫟社並稱日治時代臺灣三大詩社。部分成員為原浪吟詩社社員,由連雅堂、趙雲石、謝籟軒等人邀集而成立,原無嚴謹之組織,只是文人聚在一起,想為重振漢文化各盡其力,直到1909年社員漸增,才推舉蔡國琳為社長,趙鍾麒為副社長,並有胡南溟、謝星樓、羅秀惠、陳逢源、楊宜綠等知名詩人為社員。活動以擊鉢吟為主,每年固定春秋二會,偶有課題或應酬之作。開元寺、固園、吳園等為常有之聚會所,亦與南北各地詩社有互動。1930年代漸趨沉寂,成員亦有脫社另組詩社的情形,1951年併入延平詩社後,宣佈正式走入歷史。成員除連雅堂之外,謝星樓的《省盧遺稿》、陳逢源的《南都詩存》都是知名作品。
11月,「臺灣文學奉公會」於臺北召開「臺灣決戰文學會議」。
臺灣決戰文學會議  文學會議。於1943年11月13日召開於臺北市,由「臺灣文學奉公會」主辦。有將近60位知名文學者與會。包括:西川滿、濱田隼雄、河野慶彥、龍瑛宗、張文環、楊逵、周金波、陳火泉等人。會議主要討論兩大議題,分別是「確立本島文學決戰態勢」及「文學者的協力戰爭」。亦即針對臺灣成為戰場之後文藝活動展開的設想,以及文學者如何因應配合戰爭局勢的發展。圍繞上述議題,重要的發言包括長崎浩〈必勝的信念〉、新垣宏一〈日本文學的傳承〉、神川清〈皇民文學的樹立〉、西川滿〈文藝雜誌的戰鬥配置〉、高山凡石(陳火泉)〈關於皇民文學〉等。《文藝臺灣》1944年1月1日終刊號,製作有「臺灣決戰文學會議」相關專輯,收錄重要發言與會議之宣誓、決議。臺灣決戰文學會議的〈決議〉,恰好總結了整個戰爭階段文學論述的最後趨勢,宣告文學淪為政治附庸的訊息:「統治五十年以來,以內臺一家為主旨努力的臺灣文學,集全力以貢獻非常時局之光榮日子來臨了。這是多麼興奮、感激的日子啊!議論的時候已經過去,唯一剩下的途徑是實踐。我們堅持不退轉的不動搖鬥志,而向確立宣揚皇道精神之途邁進。研磨一揮必殺之筆端以赴國難的決志充滿心中,凝結於會中。我們決志藉著強硬無敵的行動,去覆滅多年污濁東亞天地的敵人美英兩國,而伸張我同盟諸國再建東洋道義之宿願。」最後並歸結為皇民精神的實踐:「我們血盟同志,願以皇道精神之真髓為基礎,奉行文學經國之大志,克服一切阻礙,集中力量以建設臺灣文學。  謹此宣言。」在〈文藝雜誌的戰鬥配置〉之發言中,西川滿特別提議了「獻上(文藝)雜誌」、「撤廢(文藝)結社」,不僅引發了與會者的錯愕,同時也間接造成了文藝雜誌的停刊與合併。自1944年5月1日起,「臺灣文學奉公會」即正式發行《臺灣文藝》,成為文藝雜誌統合後的刊物。
9月,「笠」編委會推動《華麗島詩集》出版。
華麗島詩集 現代詩選集。1972年,日本東京若樹書房出版。這本詩選集,由陳千武、詹冰、林亨泰、錦連、白萩、趙天儀、李魁賢等策劃,為第一本漢日文對照的臺灣現代詩選集。序言中提到,以華麗島為書名,主要在於16世紀臺灣被稱為Formosa,意即華麗之島的意思,因此,以此作為詩集的名稱,作為臺灣之美的別稱。作品包括笠詩社、現代詩社、藍星詩社、創世紀詩社、葡萄園詩社等同仁的作品,為七○年代活躍詩壇的詩人64位,共108篇的作品,因此,這本詩集可說打開了日臺現代詩的初步交流。另外,詩集後記,刊載了陳千武執筆的〈台灣現代詩的歷史及詩人們〉,率先提出臺灣現代詩的「兩個球根論」,一為紀弦、覃子豪等人自中國引進的現代派精神;二為臺灣自日治時期,所吸取的現代詩的精神,率先釐清臺灣現代詩的發展脈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