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8月,朱仕玠以丁母艱去職,著《小琉球漫誌》。

小琉球漫誌  1764年8月,來臺任鳳山縣教諭之朱仕玠,因母喪去職返鄉,於守喪中,將臺灣經歷、見聞撰成本書,1765年8月成書。共10卷,分為「泛海紀程」、「海東紀勝上、下」、「瀛涯漁唱上、下」、「海東賸語上、中、下」、「海東月令」、「下淡水社寄語」6大部分,合計約6萬字。
「泛海紀程」記述1763年4月19日出發,經榕城、廈門、澎湖來臺,6月8日抵達臺灣府的經過。沿途山光水色、人文、產物,於記述之外,且都有詩為證。在廈門換乘海舶時,來臺商旅,需經海關稽查,列冊開票掛驗。於所乘海舶,從外表樣貌、長、闊、深、桅長、舵長,內部格局,行船禮儀,舵工、鴉班、水手職司,船矴大小、數量、海中晝夜、有風無風、晴霽日落等不同光景,都有詩文詳予描述。「常時風順,一日夜可至。予以無風,留滯海中浹旬。」 「海東紀勝」上,記述臺灣歷史,並就七鯤身、鯤身漁火、內河、安平鎮、赤嵌城、宜亭、朝天臺、五烈墓、鯽魚潭、暗洋等地或名勝古蹟,分別以文述其經緯沿革形狀,又以歌詠之。
「海東紀勝」下,寫在府城停留4天後,12日啟程往鳳山,次日到達縣治後,在縣城的情形。有詩記述初至鳳山學署的感想,並述及來鳳山任教諭之緣由。餘為鳳山郊遊詩。
「瀛涯漁唱」及「海東賸語」5卷,是以「辭條」記事狀物,與以詩詠物合併運用的方法,編製的「臺灣百科」。雖是漫誌,沒有分類,但應有盡有,可說是作者以個人之力建立的「臺灣資料庫」。二者不同的是,「瀛涯漁唱」先以詩詠物或詠事,詩作為主,繼則予以註解,或再引申相關事物。「海東賸語」為純粹的事物名詞之解說。膡語3卷中的下卷,專記先住民事務或物品。蒐錄的魚鼈類有:麻虱目、飛籍魚、海翁魚、鸚哥魚、蟳、文昌魚、鯊魚、蘆鰻、三腳鼈。水果類有:梨仔茇、番蒜、菩提果、黃萊、波羅蜜、釋迦梨、椰子、西瓜、芽蕉。花類有:獻歲菊、番蝴蝶、指甲花、含笑花、龍船花、雞爪蘭、鴨蹄黍、節節高、刺球花、七里香、素馨花、迎春。另有:藥材、蔬菜、樹種、竹子、番薯、鄉試、書院、蛇草、茶、鴉片、水母、海道、民俗、硫磺泉、錢幣、地震等,述其形狀、顏色、大小、別名、用途、味道。制度、習則述其來源、辦法、例則,做為認識臺灣或在臺灣生活的資訊。原住民事務方面,有番社考試、番社、居處、飲食、衣飾、婚嫁、番禮、射鹿、占草、番犬、山後、蟒甲、浮田、達戈紋、番煙、演戲、番婦、薩豉宜、咬訂、向等20餘則。
「海東月令」即臺灣月令,按照1年12個月的節氣,做成農民耕種、畜牧、捕魚的備忘錄。「下淡水社寄語」是作者與能說漳、泉語之下淡水社樂舞生趙工孕合作翻譯的249個下淡水社詞彙,以漢字音註出,作為學習下淡水社語之鑰匙。寄語即譯語之意。

楊華遺作〈黑潮集〉發表於《臺灣新文學》第2卷2號、3號。
黑潮集  新詩系列作。作者楊華。〈黑潮集〉系列共有53首詩作,原作於楊華1927年2月入獄期間,其中的46首經友人整理後分兩次發表於1935年7月、3月,《臺灣新文學》第2卷第2號、第3號。以短詩型態完成的〈黑潮集〉詩作,主要呈現,邪惡權勢的壓迫,不屈不撓的對抗,與追求生命的自由等主題。隱喻筆法的大量運用,亦為系列詩作的特色之一。譬如第1首詩作,即借用澎湃洶湧的黑潮意象:「黑潮!掀起浪濤,顛簸氾濫,搖撼著宇宙。」再如鼓舞生命意志的第51首:「我要從悲哀裡逃出我的靈魂,去哭醒那人們的甜蜜的戀夢!我要從憂傷裡擠出我的心兒,去填補失了心的青年的胸膛!」
作者楊華(1900~1936),原名楊顯達,筆名有楊花、器人,出生於台北,17歲遷居屏東。曾擔任漢書房教師。1927年2月因思想問題被捕入獄,1936年5月因貧病交加而懸樑自盡。楊華作品主要為新詩,以短小精練為特色。作品大部分寫於三○年代以前,在三○年代才陸續發表。詩人性格的楊華,最具代表性的新詩作品即是寫於入獄期間的53首組詩〈黑潮集〉。另有小說〈薄命〉、〈一個勞動者的死〉。
4月,《三三集刊》創刊。
三三集刊 七○年代,臺灣社會思潮發生極大的變化,希望可以打破六○年代,現代主義文學的主導,重視個人內面性的問題,而忽略了外在現實的動向,重新重視傳統文化,回歸民族傳統的趨勢,成為當時影響最大的思潮。有鑑於此,三三集刊及三三書坊分別於1977年和1979年成立。當時成員有:朱天文、朱天心、馬叔禮、謝材俊、丁亞民、仙枝等一批熱愛文學的年輕人,合力創辦了《三三集刊》,前一個「三」代表三民主義,後一個「三」則代表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真神。這群年輕浪漫的作家,受到胡蘭成與張愛玲的影響,有著「正統中國」的信仰,以及對於紅樓夢的偏愛。如朱天文《淡江記》:「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我只是向中華民族的江山華年私語。他才是我千古懷想不盡的戀人。」但三三集團的唯美風格,誇示傳統風格、鞏固主流語言和文化的象徵,配合政戰意識型態,也隱含了某種政治動機,間接對抗當時正急遽興起的本土化改革思潮。由於,三三成員受師長輩精神的傳承,在情感上認同且依戀「故國」,面對鄉土文學論戰,「遂變得十分焦慮」,但又無能為力。因此,如楊照所說:「走到最後,反智、追求直覺的論法逐漸斵喪了『三三』向外溝通的能力,而等到塵埃落定,『三三』核心諸人的分道揚鑣也就無可避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