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蔣毓英來臺任臺灣首任知府,任內完成《臺灣府志》(蔣志),為臺灣方志之嗃矢。
臺灣府志(蔣志)  蔣毓英纂。蔣毓英(生卒年不詳),字集公,號集翁,清奉天錦洲人,官生。1684~1689年任臺灣知府,是首任臺灣知府。與道員周昌共修寧南坊臺灣府學,改額先師廟,在臺灣縣東安坊及鳳山縣土墼埕設社學,興建府治鎮北坊書院,在臺灣縣文賢里置臺灣府學田,始「修於康熙二十餘年清人得臺之初的《臺灣府志》,成於首任郡守之手,是臺灣有方志之嗃矢」,只是「惜終蔣氏之任,斯志竟不得刊刻」。志分10卷,有沿革、分野、氣候、風信、封隅、坊里、敘山、敘川、物產、風俗、歲時、規制、學校、廟宇、市廛、戶口、田土、賦稅、祀典、官制、武衛、人物、古蹟、災祥、兵亂、扼塞,及附錄季麒光所撰序,沒有藝文。府志實脫胎於季氏之郡志。
12月,楊逵創刊《臺灣新文學》。
臺灣新文學  月刊,文藝雜誌。1935年12月28日創刊,至1937年6月15日第2卷第5號為止,總計發行15期,其中,第1卷第10號遭禁止發行處分,故實際發行14期。「臺灣新文學社」發行,發行地臺中市。發行人兼編輯第1卷第1號列為廖漢臣,第2號起改為楊貴(楊逵)。刊物分漢文、日文綜合編輯方式。主要撰稿人包括有賴和、楊守愚、吳新榮、郭水潭、賴明弘、賴慶、陳瑞榮、王登山,以及田中保男、藤野雄士、藤原泉三郎等日人。以文藝大眾化的實踐、聯合各種意識型態的臺灣作家為宗旨的《臺灣新文學》,主要編輯內容可以區分為三個部分。其一為語言文化變遷趨勢及其意識型態的關注。其次為三○年代共通的臺灣新文學歷史、現況及其展望的課題。其他則是各類新文學作品的刊登。除了漢文、日文分別編輯的設計之外,尤能突顯《臺灣新文學》對於語言文化議題之關注的,即是第一卷第10號的「漢文創作特輯」。有鑑於殖民地文學日文化之趨勢及其衝擊,楊逵乃特地規劃了「漢文創作特輯」。原本預計發表的8篇漢文創作,包括如賴賢穎〈稻熱病〉、馬木櫪(趙啟明)〈西北雨〉、朱點人〈脫穎〉、洋(楊守愚)〈鴛鴦〉、王錦江(王詩琅)〈十字路〉等。其次,在臺灣新文學前途等相關議題中,第1卷第1號即以「對於臺灣新文學所寄望之事」為題,邀請德永直、葉山嘉樹、前田河廣一郎、石川達三、張赫宙等島外知名文學者發表意見,並有島內作家徐瓊二、賴明弘、連溫卿、廖漢臣、王詩琅等人針對「反省與志向」繼續進行陳述,此外第11號還有「臺灣文學界總檢討座談會」的文字記錄。至於《臺灣新文學》刊登的代表性作品,包括:翁鬧〈天亮前的戀愛故事〉、楊逵〈頑童伐鬼記〉、呂赫若〈前途手記〉、吳濁流〈泥沼中的金鯉魚〉等日文小說,賴和〈一個同志底批信)〉、楊守愚〈移溪〉、朱點人〈秋信〉、蔡秋桐〈王爺豬〉等漢文小說,以及李張瑞、郭水潭、林精鏐等鹽分地帶詩人,楊華〈黑潮集〉等詩作。此外,自創刊號起,《臺灣新文學》即提出「臺灣新文學賞」徵文選賞,陸續獲選者有朱點人〈秋信〉、吳濁流〈泥沼中的金鯉魚〉、佐賀久男〈盲目〉等。
3月,「台灣文學經典三十」公佈。
台灣文學經典三十 1999年3月,聯合報公佈「台灣文學經典三十」的名單,分別是:小說類有白先勇《臺北人》、黃春明《鑼》、王禎和《嫁妝一牛車》、張愛玲《半生緣》、陳映真《將軍族》、吳濁流《亞細亞的孤兒》、王文興《家變》、七等生《我愛黑眼珠》、李昂《殺夫》、姜貴《旋風》。散文類有梁實秋《雅舍小品》、陳之藩《劍河倒影》、楊牧《搜索者》、王鼎鈞《開放的人生》、陳冠學《田園之秋》、簡媜《女兒紅》、琦君《煙愁》。新詩類有鄭愁予《鄭愁予詩集》、瘂弦《深淵》、余光中《與永恆拔河》、周夢蝶《孤獨國》、洛夫《魔歌》、楊牧《傳說》、商禽《夢或者黎明》。戲劇類有姚一葦《姚一葦戲劇六種》、賴聲川《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張曉風《曉風戲劇集》。評論類有夏志清《中國現代小說史》、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王夢鷗《文藝美學》。最後由王德威、彭小妍、李瑞騰、向陽、蘇偉貞七位決審委員以票選方式敲定。文建會更於國家圖書館,擴大舉辦第一屆「臺灣文學經典研討會」。消息一公佈,受到許多文學團體或雜誌的抨擊,如民進黨部稱「這項活動已挑起文學界重大爭議,擴大社會裂痕,也傷害了長年為臺灣文學努力的作家的感情。」甚至香港媒體指出:「看來此事已非單純的文學事件,進而成為社會事件或政治事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