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縮小字型 重設字型 放大字型
 
 
:::
台灣文學小事典
5月,朱景英來臺任臺灣府海防兼南路理番同知,著有《海東札記》。
朱景英  (生卒年不詳),字幼芝,號研北,清湖南武陵人,1750年「領鄉蔫第一」(舉解元),1769年,由福建寧德知縣擢陞臺灣府海防兼南路理番同知,1772年12月去職。1774年9月,調北路理番同知,1777年11月去職。先後在臺任官6年。司海口商船出入,兼管四縣。舊例:凡商舶來自廈門者,分配大小船為六等,以轉運軍需米穀於廈門(當時臺灣年須運米穀至福建94,488石,逢閏加運粟4,969石),已運者免運1次。前運有賣放不配運者,積30餘萬石。景英令如前帶運,積壓一清。任北路理番同知,適颶風挾海水漂民廬舍,亟發官廩,按行漂所給之,民忘其災。署福建汀洲、邵武府時,引疾歸里,圖書數千卷之外,無餘蓄。謝金鑾《續修臺灣縣志》〈政志、憲紀〉:「天懷爽朗,氣度雍容。其敷政寧人,皆行所無事,無一毫矯強態。生平雅愛文學士;……公餘之暇,圖籍紛披,以博雅自喜。善八分書,蒼勁入古。」著有《畬經堂詩集》、《海東札記》。
海東札記  朱景英於1769~1772年及1774~1777年,兩度來臺擔任臺灣府海防兼理番同知,於任內完成的著作。成書資料多由作者躬親蒐集而來,足跡遍及臺灣南北各路,「目見耳聞,隨手札記」即書題之所由來。「自識」:「余貳守海東,逾三歲,南北路遍焉。凡所聽睹,拾紙雜然記之,日積以多,遂析為八類。鈔存四卷。隨筆件繫,藉備遺忘,要無當於郡邑志體,故挂漏不免,鑒者諒之!」雖謙稱不適合當志書,但心中仍不免存著作志書之嚴肅撰述心態。
全書分為4卷,第1卷第1篇記方隅:簡介臺灣之命名,及歷史沿革、郡縣建置、幅員大小,道里遠近。第2篇記巖壑:所記為山川、港灣、兼及有關之傳說、掌故等。第2卷第1篇記洋澳:略述清代來臺的海道,及航海過程的險惡情形。澎湖以及附近島嶼的分佈,海上風信,海船的介紹,包括各部器用名稱。第2篇紀政紀:記文武官員的政務區分,分為12段,第1段述臺灣之特殊政情及治民要旨。第2至6段記主要官職設置沿革及職掌。第7段述臺灣稅賦。第8段記沿海各港灣主要官員。第9、10段,介紹臺灣教育、考試和司法。第11段述臺、澎軍事及防戍情形。第12段指出臺灣兵單汛薄,應增兵防衛。第3卷第1篇記氣習,即氣候與民俗,包括風、雨、寒、暖、水、旱,婚喪、服飾、賭博、械鬥、神祠、賽會、吸食鴉片、羅漢腳。第2篇記土物:稻米、雜糧、草木、瓜果、花卉、甘蔗、蟲、鳥、獸、海族。第4篇第1卷記叢:即城郭、亭園勝蹟,遺老、掌故、政風、交通、語言、地震、宋錢,末附個人詩作22首。第2篇記社屬:記生熟番民情風俗及番社分佈。全書約2萬6、7千字,都是後代史家述作的重要參考資料。
11月,臺灣代表張文環、龍瑛宗、西川滿、濱田隼雄4人代表殖民地臺灣出席第一回「大東亞文學者大會」。
濱田隼雄  (1909~1973),出生於日本宮城縣仙台市。父親為職業軍人、退伍轉任教職。1921年入仙台第二中學校。1925年7月至臺灣旅行。1926年進入臺北高等學校文科就讀。1927年與高校同學中村地平等人創刊同仁文藝雜誌《足跡》,發行3期。翌年另創刊《南方文學》。1929年畢業後前往日本就讀東北帝國大學國文學系。畢業後轉往東京,加入《實業時代》雜誌。1933年與母親前來臺灣,擔任臺北市私立靜修女子學校國語教師。1935年轉任臺南第一高等女學校。1937年調往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1938年2月結識西川滿,同年年底入伍一年餘,退伍後加入「臺灣文藝家協會」。1942年與西川滿等人共同出席「第一回大東亞文學者大會」。1943年擔任臺北師範學校教授。戰後被遣返日本。濱田隼雄的作品主要為小說與隨筆評論。短篇小說如〈技師八田的備忘錄〉、〈生產命令〉,以及長篇《南方移民村》、《草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這部與西川滿《臺灣縱貫鐵道》、庄司總一《陳夫人》合稱在臺日人三大長篇小說的《南方移民村》。
相對於說西川文學處處呈現由文藝之美、殖民地異國情調相互結合的浪漫唯美特色,濱田文學的特徵則是散發著強烈、濃厚的戰爭寫實風格的創作。因而就四○年代殖民地的戰爭背景來看,西川滿與濱田隼雄可說恰好展示了戰爭階段在臺日人文學的兩種極端:一則傾向浪漫冒險的幻想性殖民地,一則是殖民地為聖戰炮火下的戰場。濱田最主要的代表作《南方移民村》,描寫的即是日本殖民政策鼓勵來臺拓殖的歷史背景下,一群遠自貧瘠的日本東北渡海來臺的農業移民故事。歷經千辛萬苦、克服重重障礙,與臺灣後山自然條件、當地部落的適應過程,這群移民好不容易才建設了一個鹿田村,但在帝國開疆拓土的政策下,最後還是得放棄生活已久的土地與一切,再次往更遠的南方前進。
大東亞文學者大會  文學會議。第一回「大東亞文學者大會」於1942年11月3日至10日,在東京召開。第二回於1943年8月25日至27日,於東京召開。第三回於1944年11月12日至15日於中國南京召開。總計舉辦三次。三次會議皆邀請包括日本本地及各個殖民地、佔領區的作家與會。臺灣代表曾參與第一回、第二回會議,分別由「臺灣文藝家協會」、「日本文學報國會臺灣支部」舉派。代表出席的有第一回西川滿、濱田隼雄、龍瑛宗、張文環,第二回的長崎浩、齋藤勇、楊雲萍、 周金波。除臺灣代表外,代表其他各地區出席的知名作家如日本橫光利一、久米正雄、菊池寬、吉川英治、河上徹太郎、佐藤春夫、武者小路實篤、片岡鐵兵,中國的張我軍、周作人,滿州的古丁,朝鮮的崔載瑞,蒙古的包崇新等人。「大東亞文學者大會」為日本帝國實踐其「大東亞共榮圈」的文化政策之一。每一回的會議亦適應局勢的演變而有不同的側重,譬如第二回的大會主題,即確立為「發揚決戰精神,擊滅英美文化與確立共榮圈文化之方法」的相關討論。每一回的會議亦有特定之安排。譬如第二回第一天為開幕式,其餘兩天為正式會議,在此之前則是各地區代表的報到,會議結束後則安排代表參觀重要的機構,包括有陸軍士官學校、鐵道省、霞浦海軍航空隊、土浦海軍航空隊,並至伊勢神宮進行參拜。「大東亞文學者大會」召開期間,除開幕式邀請重要官員與會致詞以外,在正式會議中,各地區代表大多踴躍發言。發言內容大多圍繞著共榮圈文化、大東亞戰爭而來。譬如第二回會議的發言,包括佐藤春夫的「皇道精神之滲透」、吳郎「滿州建國精神的認識」、武者小路實篤「必勝的信念」、丹羽文雄「英美侵略史小說寫作」、張我軍「設置島崎藤村賞」、崔載瑞「在朝鮮實施的徵兵制與文學運動」。臺灣代表在第一回、第二回的發言,則有龍瑛宗「感謝皇軍」、西川滿「日本語的普及」、濱田隼雄「次期大會於臺灣」、張文環「感謝從軍作家」、周金波「皇民文學的樹立」。
3月5日,《現代文學》雙月刊創刊,白先勇任發行人。
現代文學 文學雜誌。1960年3月15日創刊於臺北。由臺大外文系學生白先勇、歐陽子、陳若曦為創作主體的《現代文學》(雙月刊)雜誌創刊,發行人白先勇,主編王文興、陳若曦。除了《現代文學》的編者兼基本作者之外,發表作品較多的還有七等生、蔡文甫、李昂、施叔青、叢甦、水晶、汶津、於梨華、王禎和、陳映真等,成為臺灣現代主義小說創作的先鋒,隱然形成一個「大學才子派」的新作家群。至1963年9月第51期休刊,1977年8月復刊,22期後停刊。發刊詞刊載:「我們打算分期有系統地翻譯介紹西方近代藝術學派和潮流,批評和思想,並盡可能選擇其代表作品。我們如此做並不表示我們對外國藝術的偏愛,僅為依據『他山之石』之進步原則。……我們感於舊有的藝術形式和風格不足以表現我們作為現代人的藝術情感。所以,我們決定試驗,摸索和創造新的藝術形式和風格。」足見《現代文學》的創刊宗旨,力求創新、改變。雜誌發刊期間,先後刊載了臺灣70餘位作家創作的206篇小說,此外,翻譯介紹了西方現代主義作家,如卡夫卡、喬哀思、艾略特、卡謬等人的代表著作。他們的創作與理論,帶動六○年代臺灣的現代文學。
白先勇 (1937~ ),廣西桂林市人,1952年移居臺灣,另有筆名:鬱金、白黎、蕭雷。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碩士。大學時代曾和王文興、歐陽子、陳若曦等創辦《現代文學》雙月刊,旋又創辦「晨鐘出版社」。曾於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任教,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著有散文集《驀然回首》;小說集《謫仙記》、《遊園驚夢》、《臺北人》、《孽子》;劇本《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等多種,2008年,天下文化出版《白先勇作品集》12冊。1958年,白先勇在《文學雜誌》5卷1期,發表他的第一篇小說〈金大奶奶〉。前期作品,作者的個人色彩和受西方文學影響較重;後期作品的現實性較強,藝術上日臻成熟。小說的內容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舊日官宦世家的興衰,二是描寫中國來臺人士和旅美華人對故國家園的縈念,三是臺灣社會人民的側影。歐陽子在其專書《王謝堂前的燕子》,認為:「白先勇才氣縱橫,不甘受拘;他嘗試過各種不同樣式的小說,處理過各種不同類式的題材。」另外,「白先勇講述故事的方式很多。他的小說情節,有從人物對話中引出的〈我們看菊花去〉,有以傳統直敘法講述的〈玉卿嫂〉,有以簡單的倒敘法(flashback)敘說的〈寂寞的十七歲〉,有用複雜的「意識流」(streamof consciousness )表白的〈香港—— 一九六○〉,更有用「直敘」與「意識流」兩法交插並用以顯示給讀者的〈遊園驚夢〉。」旅美學人夏志清以白先勇為「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
:::